北岛曾在《波动》的前言中谈到外在命运与内在命运的关系,初读时便觉得特别合适非哥哥,摘录如下:
“按中国人说法,命与运。我谈到俄国诗人曼德尔施塔姆。除了外在命运,还有一种内在命运,即常说的使命。外在命运和使命之间相生相克。一个有使命感的人,必然与外在命运抗争,并引导外在命运。”
看完更新仿佛又找到当初最爱他们那阵的感觉了。这种为了理想信念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悲壮感真是不管什么时候都苏得人心肝儿疼啊……_(:зゝ∠)_

评论 ( 11 )
热度 ( 17 )

© 我怎么就管不住改名的这只手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