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为啥一直站这对,坑里蹲了两年多的咸鱼忍不住要答一发【蜜汁知乎感……】

首先当然是因为,这俩人都是我特别,特别,特别喜欢的角色,他们身上都有我特别,特别,特别喜欢的东西。

我这个人一向对“向死而生”一类的人设没什么抵抗力。从前读过一本论文集,里头指出历史上的韩非子是个“孤臣逆子”“绝望的理想主义者”(隔的时间有点远,或许记忆有偏差),这种说法真的是……太太太太动人了。qwq一个人,看透了世态人心的诸多丑恶,但并不因此丧失力量,甘愿在一片虚妄的黑暗中为自己的信念及颓败的家国斗争,直到斗尽自己最后一丝气力——这大概即是所谓“我不愿彷徨于明暗之间,我不如在黑暗里沉没”罢。

天九里的韩非或多或少也具有这种向死而生的绝望的坚忍,加入撩天撩地爱酒如命一类的新设定后更是鲜活得过分,一度令咸鱼少女如我难以自拔【喂】

除开强大的人格魅力,我个人也很认同《Sherlock》里的一句话:“Brainy is the new sexy.”朋友们!!!看看他写的文章!!!看看他的思想!!!噢!!!我的老伙计!!!上天为何如此不公!!!他怎么可以在拥有这样一颗迷人的脑瓜的同时还能拥有这么一张迷人的面庞呢???【大概是慧极必伤吧】【喂拖出去打死】

然后看小庄。看秦时时我对卫庄这个角色并没有太多特殊的感情,然鹅天九里的青年庄他真是太……太迷人了。如果要我列出世界上最美好的几样东西,“少年感”必然是不可或缺的。天九里的小庄就是则样一个充满少年感的青年人。此时的卫庄还没有真真正正成长为秦时里杀伐决断的流沙主人,也会遭遇失利(比如被下毒这样下三滥的伎俩暗算),会在一场把戏里因为落败而叹气(第九集和韩非玩木头人),时刻准备着为流沙披荆斩棘,奔走如风。

其实我一直觉得小庄是个有些孩子气的人,就像《皇帝的新装》里的孩子一样,小庄总能直截了当地指出可能令人不快的事实,从不囿于虚情假礼,更不会轻易向任何人的意志妥协。他身上始终有一种难能可贵的干净的赤诚。对于成人世界明里一套暗里一套的游戏规则,小庄看得相当清楚,也明白顺应这样的规则可以免去很多麻烦,可他行事一向有自己的原则,同人打交道从不屑于虚以委蛇,对人的爱憎全写在脸上,跟人开价码谈条件也不会绕来绕去磨磨唧唧。他从不轻易许诺,但一旦答应下来的事,总是竭尽全力绝不食言(譬如天九里救李开,秦时里救庖丁)。这样一个人,表面上冷漠,毒舌,死鸭子嘴硬,处处讨人嫌,实则心思磊落,肝胆赤诚如雪。比起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或是江湖侠客,我总是认为这样的卫庄更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人”。

这两个那么那么好那么好的青年人,偏偏还有着相同的理想、信念、目标和道路,彼此欣赏,相互理解,一文一武并肩作战对抗耿耿长夜里的无尽黑暗——光是想想就已经美好到不行好吗!!!TUT

我一向觉得卫非卫之间存在一种不言自明的默契,无论是最初的一眼万年,将军府的转身与挡剑,还是小庄听韩非和师哥论道时“看吧这就是我的人”的自豪的围笑,处处都被流水般绵延不绝的默契感包裹着。纵观全剧,韩非极少甚至从未请求卫庄做任何事,从来没有告诉卫庄某事究竟该如何做,怎么做,而卫庄行事也从来没有问过韩非的意见。比如太子被劫一案,两个人原本分头行动,卫庄事先并不知道韩非的计划,却在关键时刻忽然出现在冷宫救下韩非。又比如最近的一集,小庄即将出门同敌人大战一场,临走没说一句“我走了”“我将怎么怎么做”之类的话,韩非也像是完全明白他的想法,没有过问他具体的行动方案,只说了一句“多加小心”,卫庄则出于习惯般回了句“还是担心自己比较好”——两个人并不需要太多的商量便知道对方想做什么,绝不婆婆妈妈,虽有关切也仅止于此。(悄咪咪说一句,这里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丈夫或妻子出去上班,另一个说“路上开车小心点噢”好吧我就是这么脑洞清奇)

两个人既能合力打怪也能小打小闹的老夫老妻相处模式也是很吸引人了。某种程度上看,他们都拿对方没办法:韩非在人际关系中最爱拿“人情”亦或故作油滑的措辞来套路他人,可这一套卫庄偏偏不吃;卫庄最爱拿冷脸或是眼刀威慑他人,这一套厚脸皮的韩非偏偏也不吃。可以说,他们在同他人打交道时所戴的面具,诸如刻意展现的礼貌、客气、漠然,在对方面前是没有半点用处的,两个人又都是聪明人,既然伪装没用,干脆就不装,只是怼来怼去怼来怼去,以让对方面露难色为乐(不知道大噶有没有注意过,每次到这种让韩非难堪的场合,小庄表面上冷若冰霜,表情却隐隐透着得意,譬如第29集《火中取栗》,两个人对视的时候小庄虽然板着脸,韩非转过脸去拿酒的间隙,镜头切到小庄时小庄居然看着韩非嘴角上扬〃∀〃)。每次两个人互怼我的内心活动如下:还行不行了!多大个人了就不能好好说话!好端端的较什么劲说一句我关心你就这么难嘛hhh

此外我一直认为,按照剧里的人设,倘若两个人真的在一起,除了死亡,恐怕没有别的什么东西能真正阻碍他们的感情。在卫非卫的关系中,根本性的对立冲突几乎是不存在的。尽管等待二人的必然是死别,但我始终觉得他们真的是……从头甜到了尾呀(就目前更新的内容来看)

这里以卫聂和政非这两对典型的“相爱相杀”cp为例(这里只是举个栗子,没有分出优劣的意思)。无论是在卫聂还是政非中,cp双方显然存在着不可忽视的对立冲突,这些冲突使他们的相处充满了一种宿命式的悲剧感。

真正的悲剧从来都是两种正义之间的冲突。在小庄和师哥的关系中,两个人少年时共同成长,在剑法和人格上彼此欣赏,且具有超乎寻常的默契。虽则有这样的默契,两个人在治世的观念上又存在根本性的分歧,不谈还好,一谈便要翻脸,即使能为了共同目的并肩作战,出生入死,在观念上却始终没能真正认可对方,他日没有共同目的,甚至又要走到彼此的对立面上去。在这段关系中,两个人坚持自己的信念是符合正义的,打败对方以捍卫自己也是符合正义的,这两种正义的矛盾冲突使他们永远都在彼此折磨。

【毫无疑问,谈到小庄的软肋,韩非和盖聂是绝对不能绕开的两道坎儿。在这两段关系中,双方都存在惊人的默契并彼此欣赏。这里简单谈一下我所理解的这两段羁绊的差别:对于小庄而言,韩非大概是那个“要陪我走到最后的人”,盖聂则是那个“只能死在我手上的人”】

政非的关系则更为典型。嬴政欣赏韩非,并愿意将他的思想用于治国——感念这样的知遇之恩,对于作为思想创造者的韩非而言是符合正义的。可作为韩国的臣子,拒绝接受敌国君王的赏识也是符合正义的。这两种正义同样彼此冲突。这样的冲突倘若得不到解决,这段关系便永远不可能和谐。

不可否认,惊心动魄的相爱相杀确实带感,然鹅大概是年纪越来越大,曾经杂食的我也日渐佛系,而今只嗑得动夫夫一边打怪一边彼此欣赏一边细水长流过小日子的相处模式了= =简言之,能分开他们的永远不会是内在的相克的使命,而是外部的变数。

想想还是挺美好的,一种悲情的美好:两个人,因为共同的信念走到了一起,精神上结合并有了个叫“流沙”的孩子,一方死去后另一方成为黑寡夫(误),从此带领一群手下含辛茹苦(……)把孩子抚养成人。他再见不着他,可他自始至终活在他的骨血里。

至于“冷圈”,因为我个人不怎么混圈,所以对于圈子的冷热倒真不大在意,圈子的好与不好也确实不能光凭热度来判定。

此外很重要的一点大概是,我的许多“第一次”都同卫非卫有关,譬如第一次在b站发视频,第一次和他人分享自己写的同人,第一次因为一对cp结交朋友。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我可能根本没有毅力摸索剪辑的技巧(好吧其实根本就没有技巧),更不可能写文(因为太懒)。

他们对于我而言意义实在太过重大。这两年也确实喜欢过许多cp,但热情总是去得极快,唯有对他们,我的感情始终没变过。

春风十里祭:

深夜提问:为什么你还没有爬墙,还宁愿待在卫非这个冷圈?

评论 ( 12 )
热度 ( 42 )
  1. 我怎么就管不住改名的这只手呢十里春风祭 转载了此文字
    关于为啥一直站这对,坑里蹲了两年多的咸鱼忍不住要答一发【蜜汁知乎感……】 首先当然是因为,这俩人都是...

© 我怎么就管不住改名的这只手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