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提问:

很喜欢废鱼太太笔下的卫非卫,从您的文字中可以感觉出您一定读过不少书。可以冒昧问一下太太平时爱读哪些书吗?

我怎么就管不住改名的这只手呢 回答:

天,天哪!紧脏,居然真的有人给我发问答了qwq

您这么说让我太惭愧了……最近几年实在太浮躁,总是静不下心来读书,现在因为这个缘故相当懊恼。

讲真,感觉很多时候都是脆皮鸭文学给了我阅读的动力,比如最初为了把握他俩的性格,断断续续读过一些《韩非子》《鬼谷子》以及相关论文;去年写《逃避主义的爱及死与剑及酒之关系》的时候读完了段义孚的《逃避主义》(好吧最后其实什么也没用上……但这本书把地理学写出哲学的味道真的超有趣);为了写下篇的梦境最近有在琢磨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所以你看,能让我这样的咸鱼翻开书,脆皮鸭文学带给人的积极影响的确是不容小觑的【。

因为自己写同人,读同人,所以忍不住会关注同人圈中的一些文化现象并尝试思考(实际上永远想不出什么道理)。理解粉丝文化或者说同人文化,亨利·詹金斯的《文本盗猎者》是相当不错的读本。

至于爱读的书,似乎没有特定的类别。口味非常非常大众,特别喜欢米兰·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以及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情人》。

比起读书我其实更喜欢看电影。喜欢的书太少总是想不起来,喜欢的电影又太多以至于根本列不完_(:з」∠)_最喜欢的导演大概是王家卫和是枝裕和。

以及最喜欢的作家是迅哥儿。(为什么要叫《逃避主义的爱及死与剑及酒之关系》呢?因为鲁迅先生写过一篇文章,叫《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评论 ( 12 )
热度 ( 20 )

© 我怎么就管不住改名的这只手呢 | Powered by LOFTER